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主页 > 新奇人论坛 >

《雪暴》:人心比雪暴更冷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9-11-23 01:08 分类:新奇人论坛 点击:
简介:影视剧中的东北主要是两类形象,一类是喜剧的、平民的。比如刘老根,《乡村爱情》,或者以二龙湖浩哥和四平青年为代表的网大,东北式幽默可谓深入人心。喜剧中的东北人,豪爽,幽默,乐天,具有江湖道义。哪怕是像《钢的琴》这一类略带沉重的现实主义作品,

影视剧中的东北主要是两类形象,一类是喜剧的、平民的。比如“刘老根”,《乡村爱情》,或者以“二龙湖浩哥”和“四平青年”为代表的网大,东北式幽默可谓深入人心。喜剧中的东北人,豪爽,幽默,乐天,具有江湖道义。哪怕是像《钢的琴》这一类略带沉重的现实主义作品,东北人特有的幽默、豁达和乐天依旧令人难忘。

但还有另一个东北。从新中国成立到1990年代,东北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领头羊,那个时候的东北人对自我身份都带有一份骄傲。但1990年代之后,在小品里自嘲东北“陈风陋习”的赵本山火了起来。东北人感受到身份失落的迷惘和痛苦。

时过境迁,当人们开始回望那段历史时,另外一个东北形象也浮现出来。无论是网剧《无证之罪》,还是悬疑电影《白日焰火》中的东北,衰落、颓败、空旷的城镇景象,尤其是冰天雪地造成环境的封闭,都烘托出一种阴暗、昏沉的基调,让人感到压抑。而电影中铤而走险的人们,仿佛也是被压抑所染,他们寻求不到身份认同,阴沉、暴戾、斗狠。

由崔斯韦执导,张震、倪妮、廖凡、黄觉领衔主演的《雪暴》,带观众走进的,则是这一个东北。

故事发生在东三省茫茫的密林之中,每到冬季大雪封山,山林就变成了“无人区”,仅有森林公安来回巡查。以老大(廖凡 饰)为首的三个悍匪穷凶极恶、暴戾血腥,他们打劫运金车,并企图借助大雪掩盖所有犯罪痕迹。

悍匪恰巧被王康浩(张震 饰)与兄弟韩晓松(李光洁 饰)在山路巡逻时撞见了。与悍匪搏斗的过程中,韩晓松不幸牺牲,王康浩也身受重伤。王康浩虽然侥幸活下来,这场意外却成了他的噩梦。他愧疚又自责,在痛苦中自我放逐,终于又一场雪暴来临,王康浩和悍匪们再次相遇……

《雪暴》在长白山实景拍摄,零下42摄氏度,海拔2800米高峰,1.35m厚积雪,900平方米白雪覆盖……环境的艰苦虽然为拍摄增加了难度,但极端寒冷的天气,广袤孤绝的荒野与雪原,也为电影营造了绝佳的氛围,制造了非常好的戏剧效果——那就是沉郁和肃杀。

暴雪无穷无尽地下着,这个边缘林区成了一个封闭环境,悍匪、森林警察和度假村经营者各怀目的困在这里。极端气候+封闭环境+少数人,这是好莱坞暴力美学影视剧里的常见设定,比如《冰血暴》《八恶人》《荒野猎人》等。在残酷生存语境下,人的道德底线极易失守和崩塌,主人公们常常是一言不合就拿起刀斧或猎枪,毫不犹豫地砍下或进行射杀。茫茫雪原,与倒下的尸体、殷红的鲜血、隆隆的枪响,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

《雪暴》也有着暴力美学的诸多特点,在大银幕上很少能够看到节奏如此凌厉、场面如此生猛的暴力场景。无论是一开始韩晓松被悍匪射杀,王康浩与人在小酒馆里的互殴,老大向聋子挥下的斧头,老二被狩猎夹夹到双腿,还是最后小木屋里的几人的射杀与斗殴:《雪暴》对暴力场景的处理干净利落,不美化也不避讳,日子越过越红火——甘肃渭源县元古堆村脱贫调查。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感,继而转化为一种生理感受:似乎也能够感受到寒冷与钝痛。

雪暴虽冷,但人心比雪暴更冷。廖凡饰演的悍匪老大,阴鸷凶煞,宁波警方确认爆炸事件两名失联人员死亡了吗?,沉默寡言,杀人时手起刀落,心狠手辣。但他也并非脸谱化的人物,弟弟是个愣头青,老是坏事,但他也没有抛下弟弟。

黄觉饰演的老二同样毒辣,他心机颇深,一直伺机杀掉兄弟独吞黄金。电影对老二的一个细节处理很精彩,他与老大在小木屋对决时很快被老大射中,正当观众以为他早就死去时,第二天他死在一辆停在半路的车辆的驾驶座上,座位旁边放着沾满鲜血的黄金。这个小细节将老二的贪婪体现得一览无余。

电影中另外一个刻画的相对成功的人物,是刘桦饰演的度假村经营者郭三。平日里他是那种谨小慎微、贪生怕死的老实人,但当他找到独吞黄金的机会时,人性中恶的一面彻底释放,凶神恶煞、杀人越货,他俨然成了另外一个悍匪。

电影中反复出现的一句台词,大意是,“大雪过后,没人记得发生了什么”;雪花如此纯白,一旦人们用它的纯白为幌子,那么背后的丑恶就愈发有恃无恐。好在邪不压正,雪暴中始终有人守护正义。

《雪暴》是导演崔斯韦的处女作,曾获23届釜山国际电影节“新浪潮奖”。崔斯韦大学学的是摄影,后来转行做了编剧,《无人区》《疯狂的赛车》《一出好戏》等作品他都参与了编剧。或许是因为导演本人拥有摄影经验和编剧经验,因此《雪暴》有着华语悬疑动作片少有的“文学性”,比如电影的氛围营造非常成功,与东北当前的大环境形成了一个隐晦的“互文”;比如电影的摄影具有美感,那场芦苇荡的对峙戏充满美学张力……

但《雪暴》也并非没有缺点。它的缺点之一,就在于对白过于强烈的书面化色彩,人物的对白文绉绉,缺乏真实质感,加上后期配音口型对不上,大大减分。很难想象悍匪与警察对峙时,悍匪说“我是劫匪,你是警察,至少有一点我们很像,就是将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送进坟墓”,然后警察回应,“我跟你不一样,你是一只孤魂野鬼”。另外一个败笔就是孙医生这个角色,王康浩与韩晓松都喜欢她。不知道导演这样设置是不是为了电影的商业化考量,以为感情戏份会增加看点。问题是,这个角色立不住,她与王康浩的感情也缺乏说服力,与整部电影的基调也格格不入,最后关头她对准悍匪的枪口让悍匪开枪,着实让电影的逻辑下降到低幼水准。

热销推荐